乡村要规划 专家来操盘
——四川省成都市乡村规划师制度发展探访
发布人:张琼文来源:农民日报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21-09-17
视力保护色:

规划建设后的荷桥村。资料图

早在2010年,四川省成都市在总结统筹城乡实践和“5·12”汶川地震灾后重建经验基础上,向全市乡镇派驻专业规划师,组织编制村庄规划,提升乡村规划水平。11年来,成都市累计招募十批乡村规划师共520余人次,乡村规划师参与灾后重建、易地扶贫搬迁、土地整理等聚居点建设项目783个,乡村振兴产业项目建设217个,形成了一批特色鲜明的镇村规划成果。近日,记者走进四川省成都市,对乡村规划师制度一探究竟。

深入一线,统筹谋划,村庄因你而美好

“村里重新规划建设后,路修得更宽,房子建得更漂亮,住得也更舒服。我就在村里工作,家门口赚钱的同时还能享受生活。”成都市简阳市平泉街道荷桥村樊大姐说。

几年前的成都市简阳市平泉街道荷桥村还很破败,沿着山腰的单向水泥路、零散分布的红砖黑瓦破旧房屋、产值低下的传统农业,村子集体经济几乎为零。2014年时,还被定为省级贫困村。

三年前,乡村规划师曾文婷入驻平泉街道,简阳市将荷桥村作为市里重点规划提升对象。曾文婷挨家挨户走访调研,通过对荷桥村地形地貌、村居生活、产业发展等综合分析,并且与农业、国土、住建、发改等多部门沟通协商多次,最终形成了“荷桥精品林盘”规划方案。

“用专业人做专业事。”成都市城乡规划与自然资源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张佳告诉记者,国内乡村规划工作相对城市还比较空白,主要体现在农村规划人才不足、编制水平不高、规划和建设脱节等,十多年来我们探索实施乡村规划师制度,将专业规划人才导流到乡村,形成较为完善的解决方案。

乡村规划的难点痛点,乡镇党委政府最有感受。“由于村民居住分散,乱搭乱建、超标准建房这些都是传统难题,最关键的是各种乡村新业态项目、新村项目的实施落地,需要大量的规划和落地工作,乡村规划师凭借其专业知识,成了乡镇党委政府的得力参谋,能跟第三方进行有效沟通,确保规划不只是‘图上画画’,而是适宜当地老百姓生产生活的有效科学安排。”崇州市白头镇党委书记李铭剑说。

为了让村庄更美好,不少乡村规划师都有自己的专业坚持。崇州市乡村规划师裴辉为了村口的一颗大树不被砍,多番协调,最终他的意见被采纳;曹云华曾因为新村房屋户型不符合村民生活习惯,和规划设计单位反复沟通。

“只见新村不见村民,这样的乡村建设失去了乡村的本底。”曹云华2009年从城乡规划专业毕业后一直在设计公司工作,2018年初成为一名乡村规划师。几年下来,他对乡村规划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村民也越来越亲近。哪家要建新房,总会找他去出出主意。“以前自己瞎弄,建出来的房子洋不洋、土不土,现在大家伙开建前都要找小曹来看看,审美水平越来越高。”村民告诉记者。

通过统一规划,荷桥村成立土地流转服务中心,采取整村流转模式,流转土地1874亩、林地1021亩,有序引导村民通过土地经营权、房屋财产权入股、租赁等形式参与产业项目;用好各级资金支持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建立全域流转、全域规划、统一建设运营的“两全一统”招商体系。

协调交通部门,荷桥村通村公路建设列入简阳市“乡乡连道路提升工程”。中铁二十四局集团西南建设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按照荷桥村道路规划方案,将单向水泥路改造为7米宽双向两车道柏油路,串联起新居工程、高标准农田、景观节点,让旅游产业成为荷桥村产业发展的重要引擎。”

1993年出生的曾文婷,国内重点大学规划专业毕业后便在西南设计研究院工作,后来看到成都招募乡村规划师的通知,她义无反顾地投身到乡村规划师队伍中去。

“看着荷桥精品林盘的完工,想想这是自己的成果,确实让我很有成就感。”曾文婷说。

据了解,成都市自2010年实施乡村规划师制度以来,乡村规划师共参与规划审查项目将近1800项,提出建议2000多份,代表乡镇政府组织编制规划1565项,协调解决基层矛盾922项、协助编制规划管理文件13项,实现成都市100个镇100%行政村全覆盖。

有归属感,也有困惑,乡村建设任重道远

荷桥村第一书记邓勇告诉记者:“我们之前就想给村里做规划,但缺乏专业支持,一来没有资金请规划公司,二来就算做出规划也没有资金建设,所以专业规划一直停留在想法阶段。但是自从镇里来了乡村规划师后,有了专业支持,我想村子发展的机会来了。”

乡村需要规划师,规划师也需要乡村。

2013年,张睿应聘成为第三批乡村规划师,已在乡村规划师队伍中工作了8个年头。“我之前驻村时天天都要和施工方抠细节,不仅要现场抱着设计图纸和施工方一一核对,还得和水务、电力等部门反复协调与项目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张睿说,“尽管在实施过程中有些不愉快,但最终完工后的效果很好,也得到了村民的认可,确实是有满满的获得感。”

“我们会定期换岗,调到不同岗位、不同乡镇,之前大家在学校所接触的都是城市规划,但是到了乡镇,做规划却是另外一幅模样,农村土地、农民生活、农业产业等都是在乡村规划中要考虑到的,经过这一轮接地气的锻炼,乡村规划师都会发展成为懂农业、懂农民、懂农村的专业人士。”张睿表示,乡村振兴赋予了乡村建设的历史重任,而乡村建设的重担急需真正懂三农的职业规划师,所以我十分看好这份职业的前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虽然看好乡村规划师职业,但曾文婷和张睿都也有着同样的一份疑惑。“就是我知道乡村规划师未来必有大发展,但是具体的路到底在哪里却很迷茫,目前成都市会有相应晋升到体制内的指标,但这个通道还是比较难的。”

乡村规划师引进的多、留下的少。虽然十多年招录乡村规划师有520余人次,但目前在职的只剩下100多人。

中国人民大学城乡发展规划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叶裕民提出建议,需要让乡村规划师成为政府的“正规军”,从资金、晋升通道等各方面给予充分保障,让城市“反哺”农村,让乡村规划师更加有自豪感与获得感,这样才能更好地投入到乡村规划建设中。

持续探索,未来可期,乡村规划师大有可为

记者在成都市乡村规划师公开招募方案中看到,应聘乡村规划师,需要城市规划、建筑学等相关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同时具有注册规划师或建筑师执业资格,或从事城乡规划、设计和管理工作5年以上。从目前在任的成都乡村规划师来看,30%都具有研究生学历。他们主要来自社会招聘、机构志愿者、个人志愿者、选调任职和选派挂职。

据了解,目前成都建立“市级归口、属地管理、市县职动”的管理机制,市局下设乡村处作为全市乡村规划工作的牵头部门,乡村政府负责对乡村规划师工作效率、质量、廉政等日常事务的管理,区(市、县)政府负责乡村规划师的统筹管理。

“我们还在持续探索完善乡村规划师制度,为确保‘招得好、用得好、激励好、培育好’,我们今年先是上调年薪到15万元,并且通过社会招聘途径任职的乡村规划师,连续两年考核优秀且符合招考岗位条件的,相关区(市)县事业单位在招聘工作人员时,应在乡村规划师队伍中有一定名额的定向招聘。”张佳告诉记者。

“通过选派挂职途径任职的乡村规划师,连续两年考核优秀且符合选拔任用条件的,在挂职期满1年内,原单位根据工作需要,可实行提名推荐,经本人同意,根据区市县规划和自然资源主管部门、相关乡镇领导班子建设需要,选拔担任相应职务。并将表现优秀的乡村规划师推荐担任高校教师、乡村振兴学院讲师和青年委员。此外,成都市财政部门每年安排一笔乡村规划专项资金,用于乡村规划师招募、年薪、培训费用等。”

截至目前,成都市共发放乡村规划专项资金约1.6亿元,同时吸纳了近3亿元的社会资金投入。“预计今年乡村规划师岗位离职率会大幅下降,未来会形成可持续性职业发展路径。”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石楠秘书长向记者介绍,目前以成都乡村规划师制度为蓝本的制度已经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

在广州,规划部门已聘请163名规划师入驻各城乡社区,集合规划、建筑、景观、照明等专业人才,实现城乡全覆盖推广。

在北京,各区政府每年为每位乡村规划师提供10万-30万元不等的资金保障,每位乡村规划师均与属地形成一对一的固定服务关系,在严格准入的基础上,形成至少4-5年的跟踪陪伴关系。截至目前,北京全市已有15个城区及亦庄开发区完成了乡村规划师聘任,共签约了301个规划师团队,覆盖了318个街道、乡镇和片区,覆盖率达到95%以上。

除广州和北京外,上海、重庆、杭州、南京、珠海、临沂等地也已先后实施乡村规划师制度。

“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今年是乡村建设元年,建立高质量发展的乡村空间规划体系任重道远,乡村规划方兴未艾,乡村规划师大有可为。”石楠说。(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张艳玲 龙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