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袤乡村潜力无限
发布人:张琼文来源:经济日报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21-04-23
视力保护色:

对亿万农民来说,每个初春都会迎来中央一号文件的政策大礼包,但2018年的那次却不同寻常。2018年2月4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发布。这份对乡村振兴战略进行全面顶层设计的重要文件注定要载入党史,从此深刻影响亿万农民的生产生活。让农村的产业留住人,让农村的机会吸引人,文件给广袤乡村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文件确定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这也是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

夏季是小麦病虫害的多发时期,山东省郯城县农业部门及时组织“智能多孔喷雾”机械,对全县70余万亩小麦进行“一喷三防”作业,确保夏粮丰产增收。图为该县马头镇大丰收家庭农场,驾驶员使用“智能多孔喷雾”机械为小麦喷施农药。房德华摄(中经视觉)

重大战略应时而出

乡村振兴是关系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全局性、历史性任务。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作为七大战略之一写入中国共产党党章,这在我国农业农村发展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意义。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作了全面部署。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农业连年丰收,农民持续增收,农村改革取得明显成效,农村社会保持和谐稳定。然而,喜人成就的背后也存在一些隐忧,农业农村还面临不少问题,例如:农业粗放生产方式尚未根本转变,阶段性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农村基础设施历史欠账很多,公共服务水平有待提升;农民持续稳定增收的后劲仍然不足。这正是乡村振兴战略提出的时代背景。

农业农村部党组成员、中央农办秘书局局长吴宏耀说,现代化是由现代城市和现代乡村共同构成的,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村尤为突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在农村,最大潜力和后劲也在农村。要坚决破除体制机制弊端,改变长期以来农村人才、土地、资金等要素单向流向城市的状况,加快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全面融合、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让现代化成果更多更广泛地惠及农民群众。

近年来,河南省宁陵县石桥镇大力发展林下生态养殖鸡、鸭、鹅、金蝉等产业,美了乡村,富了百姓。 吕忠箱摄(中经视觉)

四梁八柱陆续搭建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现代化是总目标,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是总方针,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是制度保障。基于此,中央出台了关于总体规划、农村工作、土地收益等方面的多个重要文件,相关部门制定了金融服务、人才下乡、科技服务、“四好”农村路建设以及乡村教育、医疗等支持政策。

2018年9月,《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发布,这是我国出台的第一个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五年规划。根据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等,规划将村庄划分为集聚提升类村庄、城郊融合类村庄、特色保护类村庄和搬迁撤并类村庄4种不同类型,明确要分类推进,不搞“一刀切”。鼓励各地因地制宜编制乡村振兴地方规划和专项规划方案。

2019年9月,《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发布,把党领导农村工作的传统、要求、政策等以党内法规形式确定下来。专门制定关于农村工作的党内法规,这在党的历史上还是首次。《条例》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政策导向,明确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的领导责任,更好地把党集中统一领导的政治优势转化为推动乡村振兴的行动优势。

2020年9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按照“取之于农、主要用之于农”的要求,意见明确,从“十四五”第一年开始,各省(区、市)要分年度稳步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到“十四五”期末,该比例要达到50%以上。据估算,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比例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就相当于“三农”投入增加600亿元至700亿元。

目前,有关部门正抓紧制定乡村振兴法,把行之有效的乡村振兴政策法定化,发挥立法在乡村振兴中的保障作用。各地正从本地乡村发展实际出发,制定促进乡村振兴的地方性法规、地方政府规章。

重点任务全面落地

目前,乡村振兴战略规划明确的7个方面、59项重点任务进展顺利,82项重大工程、重大行动、重大计划有序推进。各地开展了乡村振兴示范引领工作,探索形成了人居环境整治、美丽乡村建设、乡风文明建设等一批典型范例,乡村越来越宜居宜业。

乡村振兴,治理有效是基础。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和孚镇荻港村,章宇民常常走街串巷宣传政策。章宇民是村里的老党员,如今是“六老”成员。“六老”是指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老职工、老队长、老农民,在村里义务担任政策宣传员、治安巡逻员、卫生监督员、纠纷调解员等。和孚镇党委委员、荻港村党委书记杨升辉说,全镇推出“六老六大员”工作机制,目前已覆盖22个行政村和3个社区,以此服务群众,为乡村治理积蓄起强大能量。

乡村振兴,生态宜居是关键。走进江西省赣州市崇义县铅厂镇西峰村,干净整洁的村庄道路、错落有致的乡间庭院与设施齐备的村内广场相互映衬。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后,铅厂镇实现中心圩场生活污水无害化处理,同时推行社会化服务模式,向保洁公司购买服务,建立起“户清扫、村收集、镇运转、县处理”的农村垃圾处理体系,村民的居住环境明显改善。

乡村振兴,社会参与是支撑。作为央企的一分子,中建路桥集团在推进广西伶俐大桥项目建设的同时,主动融入当地乡村振兴中。项目部鼓励农民就地就近就业,为有一技之长的村民提供工作岗位,并组织技能培训,培养新时代的产业工人;通过采购当地的鸡鸭鹅和瓜果菜等农产品增加村民收入;与当地农村基层党组织一起开展党建联建活动,建强支部战斗堡垒,助力组织振兴。(乔金亮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