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作动态>行业扶贫
科技扶贫的魔力
发布人:杨光来源:经济日报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7-04-20
视力保护色: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首战之年。”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科技部采取超常规举措,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科技扶贫工作成效初步显现,科技扶贫品牌影响力大幅提升。”

据统计,2016年中央财政投入科技扶贫经费5.15亿元,实施科技扶贫项目105个,在贫困地区建设72家星创天地;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培训农民超过85万人次,“三区”人才计划全年带动农民增收超过100万人,4个定点扶贫县精准带动建档立卡户脱贫人数达9280人。

输送智力开启创业式扶贫

在江西省井冈山市鹅岭乡蕉陂村,占地230亩的245个标准化钢架大棚蔚为壮观。每到育苗季节,大棚内的芦笋秧苗郁郁葱葱。这种一次栽培多年受益的经济作物,一次种植可收益15年以上,平均亩产3000斤左右,收入约为水稻的8倍。

经过考察,科技专家发现,这里的自然环境非常适宜芦笋生长,为了带领百姓脱贫致富,把山区资源优势转化为农业发展优势,当地政府运用科技的力量,提供“全程无障碍的帮助和服务”,在当地掀起了一股创业式扶贫高潮。

据温州来此投资的商人李秉谦介绍,井冈山瓯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伊始,江西省农科院就在基地建立了芦笋种苗培育基地,不但向公司提供优质种苗,还长期配套技术指导服务。因此从一开始公司的芦笋就走上了“科技强苗”的高端道路,有害生物无害化控制、化学替代与养分管理、土壤培肥与健康保育等先进技术纷纷引进,往往还没收割就被订购一空,价格是普通芦笋的2倍。

科技效益初显,公司和农户实现了双赢。为进一步提高当地农民的生产技能,江西省蔬菜产业科技人员定期来基地举办芦笋种植技术培训班,累计培训农民200余户。更可喜的是,以往靠政府救济的贫困户家庭,依靠科技的力量,不但就近就业,还通过流转土地摇身一变成了“股东”。

目前,已有86户贫困家庭通过土地入股、基地务工等不同形式参与芦笋种植产业,2016年发放贫困户土地租金21万元,务工工资110万元,人均收入1.6万元,实现了鹅岭乡一半以上贫困户脱贫致富。

这样的例子在井冈山17个乡镇中比比皆是。“‘十二五’以来,仅支持井冈山科技扶贫项目就有40项,支持金额达5000多万元。该地区贫困人口由‘十二五’初期的31145人降至现在的7537人,减幅达75.8%,贫困发生率由28.3%降至现在的1.5%。”科技部农村科技司司长兰玉杰说。

“科技扶贫的特点之一便是聚焦贫困地区突出存在的两大短板——科技和人才,聚集创新资源,打造创业式扶贫。”兰玉杰表示,着力开展创业式扶贫,为扶贫开发提供强有力的智力支撑既是精准扶贫的药到病除之法,也是摆脱贫困的根本之道。

以科技为动力,井冈山的广大村民在青山绿水间迈上了丰衣足食的康庄大道,而在其他贫困问题比较突出的地区,科技扶贫也在轰轰烈烈地展开。据悉,科技部每年向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贫困县选派科技人员约1.8万名,培训约2300人,引导科技成果向贫困地区转移转化。通过智力输送,科技扶贫开出不一样的花朵,实现了既扶理念又扶方法,既扶技能又扶素养,既扶志气更扶信心。

因地制宜注入“造血”功能

坚持机制体制创新、不断优化顶层设计,为“十三五”科技扶贫工作的稳中求进奠定了坚实基础。正如徐南平所说,“多年的科技扶贫工作涌现出以李保国为代表的一大批先进典型,创造出了‘大别山之路’‘太行山道路’‘陕北合力扶贫’等经验,谱写了‘把论文写在大地上’的壮丽诗篇”。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员制度的若干意见》,引导各类科技创新创业人才和单位整合科技、信息、资金、管理等现代生产要素,深入农村基层一线开展科技创业和服务,与农民建立“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共同体,推动农村创新创业深入开展。

“我们的科技扶贫干部派下去以后,施行‘一县一策’制,做到因地制宜、有的放矢。”兰玉杰说。

服务辽宁省新宾县的科技特派员屈连伟对此深有感触。原是辽宁省科学院花卉所副研究员的他,初来新宾就发现,诸如栽培技术落后、农药化肥用量过大等问题困扰着当地花卉产业的发展。“造血扶贫的关键是扬长避短,要有个性化的扶贫方案。”屈连伟说。

为此,屈连伟团队立即组织技术培训,并亲自种了一个温室的切花菊。他采用单层网技术生产出的菊花个个笔直,符合出口标准,单此一项每亩就节约材料成本400元。花农们看了心服口服,连连称赞:“这效果太好了,以后要相信科学。”

如今在辽宁省新宾县,菊花产业已有近万亩的规模。每逢金秋时节,漫山遍野的各类菊花竞相盛开,信步其间,如履仙境,乡村之美,美不胜收。这些争奇斗艳的切花菊凝聚着科技特派员的心血,寄托着农民脱贫致富的希望。

“造血扶贫的重点是要抓龙头企业,有了龙头企业就有了市场,农民就不用担心东西卖不掉。”屈连伟告诉记者,为了解决嫁接艺菊茎秆细弱、花色单一等种植难题,科技特派员带领花卉生产大户到花卉所选择他们满意的品种。“这么多菊花品种,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个绿色的株型很好看,那个紫色的我也想引进。”资源圃内,种花大户们难掩内心的喜悦。

在屈连伟和他的团队努力下,2016年,新宾县新增花卉种植面积1500亩;新增生产盆栽小菊300万盆;辐射带动3个乡镇的花农生产,辐射面积达2000多亩,实现经济效益2000万元。

在科技扶贫实践中,“首席科学家+科技特派团+龙头企业+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实现了新技术的快速、高效推广;“观赏价值+生态价值+功能价值”的复合效益开发模式转变了传统思维方式,创新了机制体制,加快了一二三产业的深度融合。

“做给农民看、领着农民干、带着农民赚。坚持机制体制创新,充分调动科技特派员和当地农民的创业热情,实现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体现出科技扶贫的精准性、可持续性和有效性。”徐南平说。

乘势而上撸起袖子加油干

“2017年是脱贫攻坚承上启下、全面突破的关键之年。”徐南平说,“未来,我们将乘势而上,撸起袖子加油干。将扶贫工作进一步落实、落细,统筹推进点、片、面扶贫,在全社会营造良好的科技扶贫氛围”。

为此,科技部将推动创建一项“百千万”科技扶贫工程。在贫困地区建设“一百个”科技园区、星创天地,为科技扶贫搭建平台载体;建立“一千个”科技精准帮扶结对,加快推进东西部协作扶贫,鼓励高等学校、科研院所等与贫困地区对接;实现“一万个”贫困村科技特派员全覆盖,以产业发展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脱贫。“通过‘百千万’科技扶贫工程,我们要进一步动员全社会科技资源投身服务于脱贫攻坚,为打赢这场硬仗提供新动能、注入新活力。”徐南平说。

同时,一张“点片区”统筹扶贫网也将铺展开来。科技部4个定点扶贫县既是创新型县(市)建设的根据地,也是探索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与脱贫攻坚对接的试验场。一方面,要广泛开辟“绿色通道”,定向支持国定贫困县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另一方面,要积极推动“一县一策”,加快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贫困地区创新驱动发展模式。

在秦巴山片区,脱贫攻坚从来都不是单打独斗的独角戏。未来,科技部将与国家铁路局、中国铁路总公司共同推进秦巴山片区扶贫,一手抓区域发展、一手抓脱贫攻坚规划,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因为,唯有统筹协调、各方配合才能谱写山区脱贫最美乐章,才能奏响村民致富最强音符。

此外,贫困地区和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具体需求一直以来都是脱贫攻坚的出发点和落脚处。科技部将继续开展技术攻关、成果转化、创业扶贫等七大行动,在全国形成科技扶贫大格局。

科技扶贫30年,有太多扎根在太行山上扶贫的感人故事,太多大别山路上走出的经验教训,太多陕北合力扶贫的佳话。2017年,科技部将把科技扶贫作为科普活动的重要内容,调动全社会科技工作者踊跃参与科技扶贫,开展“讲传说”脱贫科普会。

“通过这些实措硬招进一步加大科技扶贫力度,目的是要激发贫困地区群众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做到‘扶贫先扶志’;要增强贫困地区的内生动力,做到‘扶贫必扶智’。”兰玉杰信心满满地说:“我们将不断推动科技扶贫工作迈出新步伐,再上新台阶,再提新境界,为打赢脱贫攻坚战作出更大贡献。”

 

 

相关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