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决战深度贫困
发布人:石长毅来源:安徽日报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7-11-24
视力保护色: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要动员全党全国全社会力量,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强化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责任制,坚持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深入实施东西部扶贫协作,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到二○二○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长期以来,行蓄洪区为流域防洪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受其功能定位限制,行蓄洪区普遍存在基础设施薄弱、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差、贫困程度整体较深等突出问题,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洪河是淮河的一条重要支流,紧邻皖豫两省交界处的洪河洼地(洪洼),涉及到阜南、临泉两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多个乡镇,是我省的深度贫困地区。2016年8月,本报刊发《行蓄洪区,不能成为“脱贫洼地”》,引发社会强烈关注。今年,我省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行蓄洪区脱贫攻坚工作的若干意见》,把行蓄洪区脱贫攻坚摆上更加突出的位置,以超常规的举措,确保行蓄洪区贫困群众如期脱贫。

“以前扶贫政策、力度不如现在大,缺资金、缺项目。 ”

——优先安排行蓄洪区农村公路危桥改造,补齐基础设施短板

临泉县陶老乡南天门村,一个紧挨着河南省的贫困村。这里地处洪洼行蓄洪区,记者两年前来到这里时,村里基本没有水泥路,粘在鞋底的泥巴足有半斤重。村民住的大多是低矮的土坯房,记者弯着腰才能进屋。

近日,记者搭乘的车辆还没有到村口,就被一辆“轰轰”作响的工程车堵在路边,这里正在浇筑水泥路。跟两年前相比,一个最直观的变化就是,新修的水泥路多了,泥泞的土路少了。

进入村里,贫困户陶花金正在门口晒花生。 “老人家,现在生活怎么样? ”记者问。 “现在赶上好时候了。 ”陶花金说,“以前,洪河堤坝又陡又高,全是泥巴路,雨天没法下脚。 ”陶花金说到高兴之处,领着记者去自家厨房。他拧开水龙头,就看到白花花的自来水流出来。

两年前,记者来到阜南县段郢乡马大村贫困户陈海家的小院子里,看到污水横流的猪圈旁有一口小压水井,这口井是他家唯一的饮用水源。如今,家里通了自来水的陈海感慨地说:“喝了大半辈子的水,终于改口味了。 ”

补齐基础设施短板成为洪洼脱贫的攻坚战。记者途经洪洼的阜南县洪河桥镇、地城镇等多个乡镇,多数路段明显看得出是近年来硬化、拓宽的。

379.17公里,这是阜南县今年要完成的农村道路畅通工程里数;63.50万,这是该县今年要解决的农村饮水问题的人口。阜南县委副书记韩笑认为,脱贫攻坚对于贫困县来说是发展机遇,这些数字都是前几年的总和。 “以前也搞扶贫,但是政策、力度不如现在大,想修路,但是缺资金、缺项目。 ”

今年,我省优先安排行蓄洪区农村公路危桥改造、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项目建设,加快实现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全覆盖。考虑蓄洪、行洪影响,保证行蓄洪后安全供电、通讯不中断,全面实施行蓄洪区35千伏、10千伏台区和10千伏配套线路的建设改造,提高线路互联率和供电可靠率。韩笑介绍,今年前9个月,阜南县累计完成电网建设投资2.4亿元,实现中心村电网改造全覆盖、“村村通”动力电全覆盖,“卡脖子”线路得到有效整治。

路宽了、水清了、电通了,洪洼驶入脱贫的快车道,但是洼地群众的生产、生活依旧面临着考验。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脱贫攻坚督察员刘永春认为,洪洼行蓄洪区河道、沟口缺少拦蓄控制工程,大中沟桥梁损毁严重,泵站、涵闸工程多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年久失修,有的带病运行,排涝能力低,因洪致涝和“关门淹”的风险依然存在。

“我办了5万元扶贫贷款,用贷款入股到村里的龙虾合作社,每年能从合作社分红3500元。 ”

——大力发展适应性农业,产业扶贫见成效

冬日的阳光,照在洪河岸边成片的莲藕塘上,人们正在用采藕机采摘莲藕。 “今年又是丰收年,只要采出来,就卖出去了。 ”位于地城镇刘楼村的宝莲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张西礼说。

今年4月,全省产业精准扶贫现场会正是在宝莲公司的莲藕基地举行。基地生产的各种藕制品,让来自全省各地的观摩人员大开眼界。而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经常被淹的滩涂。

“这里地势低洼,一下雨就涝,种植小麦、水稻收益都不高,就适合种藕养鱼。我们正在打造集养殖、种植、餐饮于一体的生态休闲农业观光基地。 ”张西礼说,他是在朋友的引荐下,来到刘楼村流转土地2500亩,栽植莲藕,并在藕池中投放鱼苗10万尾。

只有找准了路子,曾经产出效益低下的洼地也能变成沃土。地城镇党委书记常金艳说,宝莲公司通过“公司+基地+农户”模式,每年带动100多户贫困户增收3500元左右。

洪洼正在探索防洪保安与脱贫发展的结合点,把产业发展作为实现行蓄洪区脱贫的根本之策,努力走出一条行蓄洪区整体脱贫的路子。在洪河分洪道旁,记者看到一排排养殖大棚。两年前,记者来到此地时,这里还是杂草丛生的荒滩。现在,这里是阜南县引进的永强番鸭养殖项目,年出栏番鸭10万羽,存栏5万羽。在这个养殖公司务工的贫困户曾令海说,岁数一大把了,出门打工不现实,在家门口每个月能拿到1500元左右的收入。

在行蓄洪区探索发展适应性农业,变对抗为适应,已经取得了积极的效果。韩笑说,阜南县依托行蓄洪区自然条件,发展适应性农业,已发展水生蔬菜5万亩,稻虾连作3万亩,杞柳种植8.2万亩,水禽养殖800万只;积极推行“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带领一大批贫困户实现了增收脱贫。

金融扶贫和产业扶贫相结合,让无劳动力的贫困户也能享受产业发展的红利。阜南县洪河桥镇曾沃村贫困户唐国合,因为一场意外事故丧失了劳动能力。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合肥工作,处了个女朋友,到谈婚论嫁时,女方不干了。原因是唐国合高度截瘫,又是贫困户家庭,这事让唐国合自卑、愧疚。不过,他现在很乐观。 “我办了5万元扶贫贷款,用贷款入股到村里的龙虾合作社,每年能从合作社分红3500元。政府帮俺家安装了光伏电站,每年还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 ”唐国合说。

由于行蓄洪区的产业发展刚起步,品牌化、高值化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阜南县委书记崔黎期待,省工商、质监、农委等有关部门能定期组织专家或技术人员赴行蓄洪区,围绕标准化生产、品牌化发展,加强业务和技术指导,推动该地适应性产业向中高端迈进,让深度贫困地区的产业“造血”能力更强劲。

“俺父亲曾想盖一个平房,但是一直没有实现,没想到到了这一代人,居然住进了楼房。 ”

——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安置,蓄洪区贫困群众迎来新生活

对于行蓄洪区的老百姓来说,拥有一套安全住房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在一面崭新的墙壁上,脱贫户刘克好仔细地将抹着胶水的脱贫光荣证粘好。一年前,他家住在低矮的砖土房里,当地扶贫干部入户随访时,发现他家是危房。一年后,他在阜南县地城镇地城村安置点有了新家。说起扶贫的好政策,刘克好满脸的皱纹一下子舒展开。 “今年初搬到新家时,俺真是激动得睡不着啊。”

在地城村安置点,一栋栋二层小楼映入眼帘。贫困户戴泽民一家分到了100平方米的房子。 “俺只花了很少的钱,就拿到了新房钥匙,政府还送了电磁炉等生活用品。 ”戴泽民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俺父亲曾想盖一个平房,但是一直没有实现,没想到,到了这一代人,居然住进了楼房。 ”

在南天门村易地扶贫安置点,农家小楼整齐划一,屋前屋后的栅栏里种着蔬菜。 90岁的陶树松老汉扛着锄头,正好回到家门口,老人热情招呼记者到家里看一看。只见陶老家的客厅墙壁洁白,地面铺着地板砖。“俺们这辈子没想过能住这样的好房子。”陶老说,儿子在河南一家农场务工,孙辈都上了大学,孙女还考上了研究生。读书还能享受到教育扶贫的补助,这让老两口很开心。

对标贫困人口基本脱贫标准,行蓄洪区贫困群众脱贫的一大障碍在于住房问题。为此,阜南、临泉两县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在行蓄洪区,按照人均25平方米的标准,突出设施配套,建设水、电、路、气、通信、绿化等基础设施和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设施,努力把安置点打造成美丽乡村的示范点、花园式的小区。

基础设施扶贫、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教育扶贫、健康脱贫……行蓄洪区的贫困群众正走在脱贫路上,逐渐迎来了新生活。陶花金说,现在村子搞得像城里一样,不仅用水、用电方便,村边就是幼儿园、卫生室,上个学、看个病啥的都很方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