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五问:扶贫如何更精准


  切实保障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基本公共服务,坚决守住民生底线,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统筹推进城乡社会救助体系建设,使困难群众求助有门、受助及时。

  ——摘自习近平总书记3月8日上午在参加湖南代表团审议时的讲话

  充分发挥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贯彻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创新扶贫工作机制和模式,采取超常规措施,加大扶贫攻坚力度,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摘自《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

 

  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尼玛卓玛代表

  发挥驻村干部关键作用

  “为老百姓办实事、急事、难心事是做好驻村脱贫工作的突破口和切入点。带着真情实感驻村帮扶,各项扶贫开发政策才能不折不扣地落实到每一家、每一户。”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尼玛卓玛代表说。

  扶贫必须从实际出发,帮助贫困户分析原因,找准“贫根”。“以海晏县金滩村为例,对于缺少发展产业资金的23户84人,我们给予金融扶贫贷款的支持,其中计划育肥牛羊的有20户,发展第二三产业的有3户。”尼玛卓玛介绍。

  “脱贫致富,群众是主力,干部和各扶贫定点单位要群策群力。”尼玛卓玛认为,驻村干部的关键作用是利用各种渠道,争取社会各方支持,筹集和整合专项、社会、行业、市场等各类帮扶资金,确保各类资金投到贫困村贫困户、落到具体规划项目中。

  江西省贵溪市黄思村村支书桂千金代表

  找准“穷根” 开对“药方”

  “扶贫贵在精准,脱贫还看长效。”在江西省代表团驻地,江西鹰潭贵溪市樟坪畬族乡黄思村的大学生村官桂千金代表快人快语。

  “做好贫困村、贫困人口的精准识别,是实施精准扶贫的首要环节。我们根据国家制定的统一扶贫对象识别标准、方法和程序,逐户进行了精确识别,共确认农村贫困人口12户。”桂千金告诉记者,眼下,村里仅剩的12户贫困户成为她心中的牵挂,“这12户贫困户不是劳动能力、劳动技能欠缺,就是因病返贫、因灾返贫。说实在的,要他们短期脱贫不易,保他们长期不返贫更难。”

  在桂千金看来,要想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共奔小康不掉队,关键是找准“穷根子”,开对“药方子”。这就要“摸清底数、区分类型、找准问题、分类施策”。桂千金说,只有瞄准扶贫对象精准发力,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展帮扶工作。

  云南省普洱市统战部部长魏艺红委员

  变“大水漫灌”为“精确滴灌”

  “不仅要坚持精准帮扶与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开发相结合,更要坚持扶贫开发与生态保护并重。”云南省普洱市统战部部长魏艺红委员这样表达对精准扶贫的理解。

  魏艺红介绍,为统筹贫困地区一体化发展,普洱市探索出了统计到户、扶贫到户、脱贫到户、致富到户、评估到户、验收到户“六个到户”的党政部门挂钩扶贫模式。此外,瞄准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深度贫困人口,以整村、整乡、整族为单元推进扶贫攻坚,建立“挂包帮”“转走访”制度,扶贫开发实现由“大水漫灌”到“精确滴灌”的转变。魏艺红同时提出,应拿出过硬办法,做到工作目标刚性、计划实施刚性、政策措施刚性、考核问责刚性。她希望国家能加大扶持力度,给予政策上的倾斜和资金支持。

  贵州兴伟集团董事长王伟委员

  农民变股民 输血更造血

  见到贵州兴伟集团董事长王伟委员时,他正在埋头修改发言稿。精准扶贫是他长期关注的话题,“企业把资本、人才和管理经验结合起来,进行产业扶贫,才能做到精准有效。”王伟说,所谓产业扶贫,就是以产业为核心,以造血扶贫为宗旨,企业主动承担起扶贫攻坚带头人的角色。

  王伟认为,产业扶贫如同经营自己的生意,首先要对扶贫的区域进行充分详实的调查研究,按照商业化模式进行规划,把扶贫区域的各项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尝试在贫困地区实施“股份制”扶贫的创新。“老百姓以土地等资源入股变股民,在扶贫企业做员工,这就在真正意义上做到了精准有效,也提升了百姓致富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王伟说。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