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专栏>人民日报贫困山区行
修通村民致富路(走基层·贫困山区行)
发布人:董铭胜来源:人民日报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2-06-18
视力保护色:

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的湖南省桑植县,路难行是百姓脱贫致富的最大制约

               本报记者 江夏 朱隽 王珂

《 人民日报 》( 20120601   05 版)

  编者按:扶贫开发是一项长期而重大的任务,是一项崇高而伟大的事业。经过多年努力,我国扶贫开发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大量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地区面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但制约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发展的深层次矛盾依然存在。按照新的扶贫标准,我国农村地区还有1.28亿贫困人口,扶贫任务依然十分艰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大投入力度,把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作为主战场,把稳定解决扶贫对象温饱、尽快实现脱贫致富作为首要任务。

  近日,本报开展“走基层——贫困山区行”系列采访活动,派出多路记者奔赴武陵山区、乌蒙山区、罗霄山区、秦巴山区等连片特困地区,了解群众的生产、生活状况,倾听他们的呼声,反映扶贫工作的亮点、难点及最新进展。

  今日首篇刊登湖南省桑植县改善交通条件、修通村民致富路的报道。    

  (详见第五版)  

  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的湖南省桑植县,经多年扶贫开发面貌大变,但路难行仍是百姓脱贫致富最大制约

修通村民致富路(走基层·贫困山区行)

本报记者 江夏 朱隽 王珂

《 人民日报 》( 20120601   05 版)

http://59.252.32.30:8090/sofpro/ewebeditor/sysimage/space.gif  山,连绵不断;路,在大山里蜿蜒,一个急转弯接一个急转弯。车窗外,一侧是陡峭的山崖,另一侧则是深深的山谷。

  桑植县扶贫办副主任陈晓燕告诉记者,扶贫开发已经大大改善了全县的交通条件,但桑植至今仍是湖南省122个区县中唯一一个无国道公路、无铁路、无高速公路的“三无县”。

  山路难行,是桑植留给我们最深的印象。一路采访下来,深感道路通畅对这个贫困山区县有多么重要:给桑植带来希望、带来巨变的是路,彻底摆脱贫困的最大制约仍然是路,尽快修通致富路,已经成为桑植干部群众的最大期盼。

  有了路就有产业发展的基础——

  路不通时,卖一头猪要七八个人抬下山;路通以后,这个只有100多户的小山村年出栏生猪达到6000多头

  五道水镇土溪洞村,地处桑植县西北部,一个典型的小山村。从公路边要转上6公里的山路,才能到村口。就是这条不宽的山路,见证了村民们脱贫致富的转变。

  土溪洞村人有养猪的传统,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村支书陈高才告诉记者,过去路不通时,就算知道养猪能致富,这个产业也发展不起来。“车上不来,村民只能用肩膀把猪崽背到山上的家里,好不容易喂肥了,但如何送出山卖掉却成了大难题。一头肥猪要七八个壮劳力抬下去,一路折腾猪变瘦了少卖点钱还算好的,有时猪干脆死在路上,一点钱都换不回来。”村民们只能守着薄田种点稻谷、玉米,2005年时村里人均收入还只有628元。

  要想富,先修路。缺资金,对口扶贫的国家知识产权局及交通部门出资100多万元;缺劳力,陈高才带领乡亲们自愿投工投劳,苦干4年,终于修通了这6公里的水泥路。

  路通了,脱贫致富之门打开了。生猪养殖成了村里的“支柱产业”。如今,这个只有600多人的小村每年出栏生猪达到6000多头,每年从湖北等地拉进村的饲料玉米就超过50万斤,农民人均收入成倍增长,去年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

  为应对市场波动,村民们开始改良生猪品种,尝试刺猬等特色养殖、红豆杉等珍贵苗木种植。单是种红豆杉这一项一年就能为村民们赚回100多万元。看到村里的产业发展得越来越红火,一些外出打工挣钱的村民开始返乡“奔小康”。

  五道水镇党委书记田野说,“对于贫困山区来讲,路就好像一道门槛,跨过去了,外面天地广阔,跨不过去,只能困在里面不得施展。”

  路通不到的人口聚集村组,延缓了脱贫的步伐——

  买油买米仍要爬山过水背回家,想修一条3公里的毛路,3座桥,资金缺口愁坏了村里的乡亲

  在芭茅溪镇黄莲台村,我们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水泥路只通到村口,再往里去,连毛路都还没通。

  我们到黄莲台村这天,正逢镇里赶场。住在村口的黄子孝家门前,有不少赶场回来在这里“中转”歇脚的村民。

  39岁的段白强住得最远,从村口走回家要3个多小时。这3个多小时的路程里,他要小心翼翼地走过只有两脚宽的崖边小路,还要趟水过河。这天他买了两只小猪和100斤米。实在没有体力一下把这些东西都挑回家,只能先把预备养了过年吃的小猪挑回家去喂,第二天再来挑米。

  “路不通什么都干不了”,段白强说。他家5口人,上有近百岁的外婆,下有2岁的稚儿,只有他一个壮劳力。“买包方便面都要来回走上6个多小时”,本该外出打工挣钱的他,只能在家里担起采购、运输的重任。一亩多山坡地种些洋芋、红薯喂猪,一家人依靠退耕还林的补贴过日子。

  没有路,没有产业,村里人至今“穷”着。2011年人均收入只有1200元,大部分还是外出打工赚回来的,村里30%的村民只能依靠低保生活。穷窝窝引不来金凤凰。只有300多口人的村里,40岁以上没有娶到媳妇的光棍儿还有10多个,有些人宁可“倒插门”也要离开这穷山村。

  跟乡亲们一起走在简单平整过的毛路上,赶上下雨山上随时可能滚下飞石,即使没有负重也要加倍小心。肩上至少挑着几十斤重的东西,村民们的艰辛可想而知。走到一个崖口,横七竖八的石头阵挡在面前。村支书刘文华说,这段路我们正在修,刚炸了石头,粉碎了以后才能铺。“修路我们愿意出力”,村民们都这样说。

  但修路的资金从哪来,成了刘文华最头疼的事。从村口到村民最集中的村组,要修一条3公里的毛路,架3座桥,需要120万元。资金不够,村里只能筹到多少钱修多少路。利用“一事一议”财政奖补的5万元和村民外出打工自筹的6万元,刘文华计划今年先修1.1公里和1座桥,可还差着30万元。“这只是修一条毛路的钱,修水泥路差得更多,我们想都不敢想。”

  桑植县扶贫办副主任王兴雄说,交通建设是农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先导性工程,特别是对于贫困山区来说,公路建设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更加突出。截至2011年底,桑植仍有60个村2.8万人没有摆脱肩挑背负的困境。帮助乡亲们脱贫,亟须修通致富路,尽快补齐道路基础设施这块短板。

          

  链接   

  连片特困地区

  《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明确,六盘山区、秦巴山区、武陵山区、乌蒙山区、滇桂黔石漠化区、滇西边境山区、大兴安岭南麓山区、燕山—太行山区、吕梁山区、大别山区、罗霄山区等11个区域的连片特困地区和已明确实施特殊政策的西藏、四省藏区、新疆南疆三地州是扶贫攻坚主战场。

  连片特困地区基本覆盖了全国绝大部分贫困地区和深度贫困群体,扶贫开发工作任务异常艰巨。

 

相关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